民企“担保圈”风险难题待解

中国机械网,专业的机械网站,行业领先的机械类综合性门户网站。

2019-01-22

  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学最鲜亮的底色,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建设好高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关键在于坚持“马院姓马,在马言马”。  要深化思政课教学改革,提升思政课教学的实效性,以正确的思想内容承载思政课建设的使命。现在全国高校马院都在搞思政课教学改革,但是一些学校的改革的确是形式大于内容,为改革而改革,有点本末倒置。要使思政课入脑入心,必须要坚持内容为王,需要在整体性、专题式、研究型教学上下功夫。

  本次改造更新观众座椅54856张,包括普通观众席座椅54190张、贵宾席座椅570张、主席台座椅96张。

  2019-01-2210:02福建省福州市国家森林公园内,一只橙腹叶鹎在盛开的樱花枝头上采蜜、嬉戏。2019-01-2210:01作为故宫博物院春节大展“贺岁迎祥——紫禁城里过大年”的重要组成部分,“宫里过大年”数字沉浸体验展将于1月23日在乾清宫东庑正式开幕。2019-01-2210:011月21日,志愿者为诸暨市东白湖镇陈蔡村行动不便的老人入户提供生活服务。

  自助式停车场费用大致是每小时600至1800日元不等,有的甚至更高,例如银座等繁华区域每小时要2000日元。这是个什么概念呢?据了解,东京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大学毕业生,平均月薪20万日元左右。如果每天自驾车上下班,停车费按平均每小时800日元、每天8小时计算,一个月工作22天就需要14.08万日元,会占到一个月工资的70%。因此,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乘坐公共交通。面对高昂的停车费用,有些人会乱停车,但是交警会不定期在辖区巡逻,一旦发现违章停车就会贴上处罚通知书,车主会被处以10000到18000日元不等的罚款,更加严重的会被拖走,拖车费用由车主承担。

  提案要在关键处出主意。

  出境旅游的发展,被作为民生改善的五年成就,这与世界旅游组织《马尼拉宣言》中“旅游是人的基本权利和长存的生活方式”的理念遥相呼应。改革开放40年来,出境旅游已经成为“以人民为中心”发展观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最为生动的体现。二、出境旅游发展成为中国对外开放扩大的直接见证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强调,“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要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遵守和维护世界贸易规则体系,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让经济全球化进程更有活力、更加包容、更可持续,让不同国家、不同阶层、不同人群共享经济全球化的好处”。

近日,山东滨州一家民营企业——龙马重科有限公司(下称“龙马重科”)向《经济参考报》记者反映,由于华夏银行抽贷断贷,导致企业陷入困境。 华夏银行滨州分行一位负责人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主要原因是这家企业在东营的担保公司出现风险,受牵连所致。

上述银行负责人也道出了当前民企信贷领域一个值得高度关注的话题——“担保圈”风险,即一家企业出现风险,与之互保的企业连带牵出,金融风险不断扩大。 记者调查发现,“担保圈”风险在一些地方普遍存在,已成为影响民营经济及银行业发展的隐忧。

银行抽贷断贷风险源自“担保圈”反映材料显示,龙马重科是一家以生产风电、机床等大型铸件为主的高端铸造企业。 公司2014年7月在华夏银行济南分行借款3000万元,华夏银行滨州分行成立后,该笔贷款转至华夏银行滨州分行。

到2016年4月,贷款规模增至5000万元。

2017年3月底,即贷款到期日之前,华夏银行让企业自筹资金5000万元,开全额承兑,承兑贴现费用达133万元。

在华夏银行领导反复承诺“即还即贷”的情况下,龙马重科筹措资金归还了5000万元贷款,但随后华夏银行滨州分行却拒绝履行承诺,致使企业经营举步维艰。

“龙马重科反映的问题发生在2017年,那时候相关政策尚未出台。 ”时任华夏银行滨州分行行长李兆亮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

李兆亮还表示,目前自己已经调离山东,并建议记者采访华夏银行山东滨州分行现任有关领导。

在答应匿名报道的要求后,华夏银行滨州分行一位负责人接受了记者采访。 他说,2017年由于龙马重科在东营的一家关联企业出现了风险,按照省行的要求,分行就不能再给它贷款了。

但因地方政府出面协调,同时也考虑到企业生产经营良好,分行在收回5000万元贷款后就又给它贷了3000万元。

可在2018年5月到期时,企业却没有还款。

“因为华夏银行的行为,在滨州市引发了连锁反应,不少银行跟进抽断贷,致使企业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最终陷入困境。 ”龙马重科负责人赵来银告诉记者,这种现象在滨州很普遍。

比如,黄河三角洲地区最大的木制品生产企业——山东立方木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立方木业”)也是这样陷入困境的。

据立方木业董事长朱长青介绍,2016年8月19日,立方木业贷款1000万元,后由几家企业担保,配1000万元全额承兑。 贷款在2017年3月到期时,公司经营状况良好,却遭到银行断贷。

这让企业资金突然紧张,不得不借用小额贷款公司资金,高利息把公司压得已濒临破产。 谈及对企业抽贷断贷的原因,华夏银行滨州分行负责人道出当前民企信贷领域一个突出难题——“担保圈”,即多家企业通过相互担保或连环担保形成以担保关系为链条的特殊利益体。

圈内一家企业出现风险,会沿担保链条扩散传导,引发圈内其他企业贷款风险。

“担保圈”风险频发多家民企陷困境《经济参考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由“担保圈”曝出金融风险并引发民企倒闭的案例不少。 2018年11月26日,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债务人申请,依法裁定受理两家民营企业破产重整申请。

一家是曾在2017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位列第51位的山东大海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海集团”),另一家是曾在2017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位列第324位的山东金茂纺织化工集团有限公司。

两家知名民企,竟在同一天倒下。

特别是大海集团,作为一家以纺织、新能源、新材料、国际贸易等为主导的跨行业、跨地区、国际化综合性大型企业集团,甚至在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上还排名第63位,为什么突然间就宣告破产重整?据了解,这其中有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市场竞争加剧、劳动力成本上升等诸多因素,但一个重要原因是“互相担保”。

来自一家信用评级公司对大海集团出具的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5月末,大海集团对外担保企业为9家,对外担保余额达亿元。 其中对山东天信集团的连带担保责任亿元。 山东天信集团也曾入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但在2017年1月已被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重整,其负债总额达亿元,负债率为%。

同年2月,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发公告称,在天信集团及其关联公司中,有7家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其中负债最多的山东天圆铜业有限公司(下称“天圆铜业”)负债总额高达亿元,负债率高达%。

从法院发布的公告中不难看出资金担保链条,天圆铜业等关联公司“拖垮”了天信集团,而天信集团等关联公司又“拖垮”大海集团。

同时,企业的垮掉,也给银行带来重大损失。 这就是乱担保带来的恶果,也就是“担保圈”的风险。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担保圈”问题在山东已存在多年,且风险频发。 比如,2013年岁末,位于滨州邹平的山东长星集团60多亿元贷款无法还本付息,引发10多家企业数十亿担保危机,贷款涉及10多家银行。

2014年6月,位于潍坊青州的山东蓝天重工资金链断裂,董事长跑路,并引发连锁反应,多家关联企业被银行等债权人诉至法庭。

2017年,“担保圈”风险再次集中暴发,滨州、淄博、济宁、东营等地也曝出企业联保危机,民企“抱团取暖”瞬间变成“火烧连营”。

而在此轮风险暴发中,龙马重科和立方木业都身陷其中。 破解难题须健全有关机制“担保圈”形成的原因是什么?山东民企为何热衷于互相担保甚至连环担保?立方木业董事长朱长青告诉记者,在市场繁荣生意好做时,银行往往催着企业借贷,鼓励企业互相担保。

而当出现产能过剩或者银根收紧时,一些银行又开始抽贷断贷。

在“互保”模式下,一家银行抽贷断贷会引发连锁反应,一些本来还算健康的企业也被“抽死”。

中国人民银行淄博市中心支行课题组发现,互相担保现象在化工、建材、纺织和机械制造等产能过剩的行业占比较高。 主要原因是银行受授信政策方面的限制,不得不在风险控制和信贷操作中对该类行业企业提高担保条件,如要求追加担保企业等,由此造成企业担保范围不断扩大。

同时,在具体的担保企业审查中,为争夺有限的客户,银行又放松了对企业超额担保的审查,从而造成担保关系复杂化。

“我认为根本原因是民营企业缺少政府增信。 ”赵来银分析认为,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因为不能获得政府增信,融资太难,不得不“抱团取暖”,联合起来互相担保。

对此,华夏银行滨州分行负责人表示认同。

他认为,从心理上讲,许多银行认为国有企业有国家支撑,放贷没有道德风险。

即使国有企业的负债率较高,也都能贷到款。 但他同时表示:“华夏银行还是很支持民营企业的。 ”据了解,民企融资难的问题,已经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国务院金融委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第十次专题会议明确要求商业银行“提高民营企业授信业务的考核权重;健全尽职免责和容错纠错机制,对已尽职但出现风险的项目,可免除责任;对暂时遇到经营困难,但产品有市场、项目有发展前景、技术有市场竞争力的企业,不盲目停贷、压贷、抽贷、断贷”。

(记者李新民)责编:季冉冉。